两亿工薪阶层高学历近七成,八成借钱为买房
日期:2017-12-15

与层出不穷的富豪排行榜相比,工薪阶层鲜有研究机构给予关注。伴随中国消费升级,消费金融行业快速发展,工薪阶层消费需求进一步被释放,有消费必有借贷需求,那么工薪阶层真实的负债情况如何?

12月12日由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与中腾信联合发布的《中国工薪阶层信贷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利用长期积累的数据进行深入分析,首次揭示中国工薪阶层的负债现状和发展趋势。

报告显示,中国工薪家庭债务风险可控,仅有一半中国家庭的信贷需求得到了满足。而且中国家庭资产负债率远低于美国,但需警惕高债务收入比家庭的偿债风险。

西南财经大学下属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CHFS),自2011年起追踪中国家庭金融动态,2017年成功完成第四次调查,样本覆盖全国4万余户家庭,包括29个省、363个县。

报告指出,全国就业人口中有26%为工薪阶层。根据2016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16年末,全国就业人员为77603万人,由此推算出全国工薪阶层人口数约为2亿人。

为两亿工薪阶层画像!高学历占比近七成 借钱超八成为买房

(数据来源:CHFS 2017)

工薪阶层学历和收入分布

报告显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中,近7成为工薪人群,远高于非工薪人群。

为两亿工薪阶层画像!高学历占比近七成 借钱超八成为买房

(数据来源:CHFS 2017)

东部和一线城市的工薪阶层占比较高,七成工薪阶层的年工资性收入超过3万元。

为两亿工薪阶层画像!高学历占比近七成 借钱超八成为买房

(数据来源:CHFS 2017)

超八成信贷需求为买房

报告指出,八成以上的工薪家庭在家庭资产、收入和消费方面,处于中等及以上水平。但即便如此,中国工薪阶层消费信贷需求依然存在较大缺口。

报告显示,中国工薪家庭的平均信贷需求额为26.5万元,远高于非工薪家庭的13.3万元。其中房产信贷需求额为22.5万元(占比为84.9%),远高于非工薪家庭的7.5万元。

(数据来源:CHFS 2017)

分析原因发现,相比非工薪家庭,工薪家庭的房产持有率相对较低,计划购房的需求更高。

信贷满足率不足五成

但与信贷需求相比,信贷供给则明显不足。报告显示,从信贷参与缺口来看,工薪家庭和非工薪家庭的信贷满足率分别为47.2%和42.9%,仅有一半家庭的信贷需求得到了满足,存在较大的信贷缺口。

为两亿工薪阶层画像!高学历占比近七成 借钱超八成为买房

(数据来源:CHFS 2017)

本次报告主要执笔人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表示,中国居民消费需求的增加,带动了消费金融的快速增长。但现实中,消费金融供给不足,反过来对居民消费形成了制约。

更倾向于非银渠道借贷

而从借贷渠道上看,新兴消费金融机构借助互联网和科技手段与银行错位竞争,银行满足了工薪阶层的房贷需求,但在消费信贷需求方面,工薪阶层更倾向于非银行渠道。

报告显示,排除房贷后,工薪阶层向非银行渠道借款的倾向明显上升,非银行渠道是指亲朋好友和其他渠道(含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借贷平台和民间金融组织)。

从工薪家庭计划借款渠道来看,“其他渠道”在信贷总需求当中占比13.6%,而在消费信贷需求当中占比上升到19.8%。

为两亿工薪阶层画像!高学历占比近七成 借钱超八成为买房

(数据来源:CHFS 2017)

目前,15.7%的工薪阶层通过互联网消费金融获得资金,远高于非工薪阶层的4.3%,互联网消费金融以借款方式灵活等优势更获工薪阶层青睐。

为两亿工薪阶层画像!高学历占比近七成 借钱超八成为买房

(数据来源:CHFS 2017)

中国家庭债务风险整体可控

而从负债率本身看,中国家庭债务风险整体处于可控范围,报告显示,中国城镇家庭资产负债率从2013年的4.5%到2015年的5.0%,再增至2017年的5.5%。

为两亿工薪阶层画像!高学历占比近七成 借钱超八成为买房

(数据来源:CHFS 2017)

甘犁表示,“将中国居民部门的债务收入比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我们发现,中国居民部门的债务收入比明显低于美国,也远低于同为东亚国家的韩国和日本。其中,中国工薪家庭资产负债率,只有美国家庭的一半。”

为两亿工薪阶层画像!高学历占比近七成 借钱超八成为买房

(数据来源:CHFS 2017)

当然报告也提到,高债务收入比家庭的偿债风险不容忽视,尤其是收入水平较低且波动较大的非工薪家庭,其偿债风险值得警惕。

为两亿工薪阶层画像!高学历占比近七成 借钱超八成为买房

(数据来源:CHFS 2017)

通过上述一系列数据分析,报告还给消费信贷服务行业发展方向上提供了建议。报告指出,中低收入水平的工薪阶层,信贷参与率不高,说明消费金融服务供给仍不足。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更愿意服务高收入人群。从社会公平的角度来说,为避免贫富差距更大,需要更多的新兴消费金融机构,借助互联网和科技手段,来为中低收入的工薪阶层提供服务,这是普惠金融更长远的意义所在。